small logo.jpg

Hi.

Open Art is a Shanghai-based independent curatorial art media platform. Publisher of [soft] artist interview magazine.

李维伊:我没有概念

李维伊:我没有概念

艺术家/设计师李维伊(Weiyi Li)谈[soft]杂志第二期的设计过程

“我没有概念,这一次我是从没有概念开始的。我也知道在有甲方的时候,能够从没有概念开始,直接动手去试是非常珍贵的机会。

我只有一个很小的目标:做一本特别像书的书。我做过很多不像书的书,给好朋友做过像胶带一样的名片。那个项目让很多人找到我,让我也给他们做一个看上去像别的什么东西的名片。

我清楚这么一件事。只有在艺术或是设计的领域里面,在千差万别的事件之间建立(哪怕是荒谬的)联系是被鼓励的。不,不仅仅是被鼓励。艺术家的任务之一可能就是给事物建立联系。

我也很清楚另一件事。一旦造物的方法是“把一件东西做得像另一件东西一样”,那么所有原有领域中的批判准则就立刻失效了。

去把一本书做成像路边的小广告吧,立刻没有人敢批评排字和物料的粗糙了;去画一张像居委会黑板报一样的“坏画”吧,立刻没有人会评价颜色、空间和肌理了;去把成品敲碎成半成品;去把现成品浇灌成艺术品。去把艺术品做成日用品;去把日用品做成另一件日用品。

 [soft]艺术家访谈杂志第二期

[soft]艺术家访谈杂志第二期

攻击是最好的防守。让提问的人闭嘴的最好方法就是向他问更多的问题。

我确实从“一本像书的书”这个范围内逃走过很多次,这一次我决定留在这个范围里面。我一开始决定的就是这本书的尺寸和装订方式。最便宜的胶装,没有什么花哨的印刷工艺。就让它像一本你会在新华书店的书架上看到的书。

接着要处理的就是所有做书的人都会面临的那些最基础的问题。来我家的朋友看到书的样张都问我,字会什么会这么大?邹老师直接问,这是老年人字体么?

书籍正文汉字的大小,是一个我一直在想的问题。今天中文书籍的设计师的排字习惯和读者的阅读习惯都被西文的排字习惯带跑了。字越来越小,行距越来越大。若是先看一些古本,就会觉得今天的汉字实在太小了。所以这一次我先定下的,是汉字的尺寸。我想试试大字。

然后,排汉字的时候我通常会坚持非常老气规整的“纵横对齐”(横排竖排文字都对齐),现在已经不太有设计师会这么做。但文字能够被“纵横对齐”是方块字的最初构思,是这种语言符号的基础特征,我认为它需要被尊重。

因为文字的部分特别规整,就想让图片更疯狂一些。疯狂的办法非常简单,即是让图片不再平行与纸张表面摆放。它们像纸片一样斜插入纸张,然后有一些金属件将它们固定住。它们就是这样在书里面获得体积和重量。”

 杂志内页效果图,图案来源于艺术家 王子芸 的绘画作品

杂志内页效果图,图案来源于艺术家王子芸的绘画作品

设计师简介:

李维伊于1987年出生,2012年从耶鲁大学艺术学院取得硕士学位,2016年开始在皇家艺术学院攻读工程学博士。

她是一位

艺术家 http://weiyi.li

设计师 http://weiyiandfriends.com

策展人 http://bigbadgallery.com

出版人 http://re-publication.com

杂货店主 http://currently-available.com

 

🔥现场直击:本周末上海abC艺术书展火热🔥

🔥现场直击:本周末上海abC艺术书展火热🔥

OpenArt 周末艺术驻留项目(现已暂停)

OpenArt 周末艺术驻留项目(现已暂停)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