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Kristina.png
 
 

姓名:Kristina

年龄:31岁

城市:柏林

艺术家网站   www.kristina-berning.com

1.

你来柏林有多久了?

到现在为止有5年了。

2.

艺术家和他们的工作室似乎一直是个神秘的话题。如果你说自己是一名艺术家的话,或者是如果你想要成为一名艺术家,似乎先拥有一个工作室很重要。为什么?

我觉得作为一名艺术家,你需要有足够的空间来思考艺术。我觉得你没法真的可以在家工作,因为你没有仅仅只是思考艺术的氛围。

所以当我完成学业搬到柏林时,从一开始我就知道我需要有一个工作室,因为我知道这是我创作所必需的。同时,刚开始的时候我真的没什么预算,所以我租用了现在这个工作室作为工作和生活的公寓。我已经在这生活工作了两年了。如果你环顾一下四周,这里以前是我的床的位置,现在就只是一个储物空间,隔壁的那个房间以前是厨房。所以这就是我在柏林刚起步时候的环境。

3.

以前的房租会便宜很多吗?

已经不是很便宜了,但是比现在要好。这间工作室现在的房租是400欧元。但我和另外一名艺术家一起合租,那是我唯一可以运转的方式。因为同时要租工作室和公寓,有时候你会为你所要付的钱而发狂,再加上另外我还要支付一个在别处的仓库的费用。所以仅仅只是为了做我的工作,我就需要租三个地方。

4.

你现在是全职艺术家吗?

是的,我是。从1月份才开始,我得承认。我刚到这的时候,一直都有一些另外的赚钱的工作。我在咖啡店打过工,后来,我还在学校当过美术老师。但是后来事情发展得不错。最近我还拿到了一些艺术奖项,不再需要做另外一份工作,而是可以仅仅只做艺术。

 Kristina Berning, Camouflage / Gefärbter Gips, Farbe, Stahl, Aluminium, Farbe / h 62 cm, 2016

Kristina Berning, Camouflage / Gefärbter Gips, Farbe, Stahl, Aluminium, Farbe / h 62 cm, 2016

5.

这一突破是怎么发生的?

我觉得是因为努力地工作,还有训练。当我还在大学里上学的时候,我就开始写申请书。我训练自己如何写申请,因为我知道这是我日后要做的工作。这将是我拿到钱,获得展览机会的方法。

所以我每年都会递交展览申请。我会把往年的申请存档,当同样的机会第二年又出现的时候,我可以看一下我之前写的申请,找到问题并争取这一次做得更好。

但是总体来说,做艺术家并不仅仅是去工作室做作品,还有很多办公室类型的工作。这是非常务实的。你需要有好的照片和好的文字来做一份清晰的申请材料,用来申请艺术、奖助、驻留等所有你想要的东西。

所以我非常专注于申请奖助。奖助的好处在于你拿到钱后可以自由地专注创作。你不需要做什么特别的事,只需要追求你想做的事。这是很棒的。

6.

在你的整个艺术实践中,有百分之多少的工作是关于写申请材料之类的办公室工作?

我猜全部加起来,差不多是一周两天,还有四天时间用来在工作室创作。

7.

所以你每周都会准备申请?

是的,我总是在准备着某处的申请。我总是在工作室里一边准备手头的项目,一边准备着接下来的项目。我做了个标注了常年申请项目截止日期的日程表,每年这些申请都是一样的。比如在八月会有三个申请,我就去申请这几个地方。这样我就不会因为被拒绝而感到沮丧。

我觉得被拒挺正常的。你发出去很多申请,然后你得到一些回复,有的接受你,有的回绝。这不是针对你个人的。有时候可能是因为你做的作品不符合他们想要的。但是你做的越多,也就会有越多的好事情发生。非常非常简单。

8.

你觉得成为专业艺术家有一条职业道路吗?有一些必须要经历的步骤?

我觉得那完全取决于你创作什么样的作品。我做雕塑,而它们又不容易销售,因为它们非常大,或是很脆弱。我觉得每个艺术家都需要找到一个适合自己作品的系统。如果你是电影人,那你的职业道路肯定和画家是不一样的。

9.

你能卖自己的作品吗?

是的。我有几个私人藏家,也有美术馆和艺术机构收藏我的作品。他们是收藏我作品的人。

10.

你有什么策略吗?比如,你知道某种类型的作品会卖得比较好,所以为了卖钱,你有时候也会做那种类型的作品?

没有。我认识一些这么想也是这么做的艺术家,他们创作他们认为能够卖的作品。而我觉得那肯定会导致无聊的重复。我觉得一旦作品开始有这种销售的气息,那同时会毁掉所有的东西。

创作的过程应该是脱离于生意的。我觉得把两者分开非常重要。在创作中保持自由,然后回家坐在你的电脑前面做你的办公室工作。但是不要把两者混在一起。

11.

你有代理你的画廊吗?

没有,我没有一个固定的画廊。我有时候和画廊一起合作项目,但是并没有一个我一直合作的画廊。

12.

你想要一个画廊代理你吗?

是的,但我并不想要只是随便一个什么画廊。我真的想要一个好画廊。我有过一个画廊的邀请,但我并不想要和他们合作。因为我所感兴趣的方向,和我和我作品的位置需要与画廊的风格类型一致。让人难易置信的是真得有很多很糟糕的画廊。只是有一个画廊代理并不是对某人的赞誉。

13.

我猜画廊主的生涯和艺术家的生涯相比可能也并不容易到哪里去。总之,对于那些你感兴趣的画廊,你会主动接触他们吗?还是你觉得只要专注把作品做好,他们自然会来找你?

是的,我一开始的时候是那么想的,我只要好好做作品,事情就会慢慢发展。但是我后来意识到这挺幼稚的。有些事情是可以不用做什么就会发生的,比如赢得声誉不错的艺术大奖。对我来说这是不错的方式。

但是如果要和你想要的好画廊真的产生个人联系,那你就真的要努力采取行动。我不是推荐到底应该怎么做的专家,因为我还没有找到那样的一家画廊。但是也许我可以是一个告诉你怎么做不会成功的专家。

14.

你有什么建议?

这和艺术家的个性也有关系。有的人很擅长去社交场合,和人聊天握手讲笑话,对于适应环境没什么障碍。对那些人来说,常去开幕式,然后找准一个他们喜欢的画廊,然后每次开幕都去,直到认识那里的人为止。这也许是一个办法。

但是我所尝试做的是长期让画廊知道我在做什么,并给他们寄我的画册,邀请他们来我的展览和工作室。这是我尝试的方法。

 Kristina Berning, Naked Presence, Büro für Brauchbarkeit, Köln, 2015

Kristina Berning, Naked Presence, Büro für Brauchbarkeit, Köln, 2015

15.

这么做有用吗?

目前为止还没有。但是我很乐观,没有理由不奏效。

16.

所以你会需要和你同时代的人开始掌权,而不是等着老一辈的人来给你机会吗?

我觉得那不是唯一的方式,但是当这些人是和你年纪差不多的同龄人的时候,事情会容易很多。如果你们已经从别的地方彼此认识的话,会更容易。和同龄人交流总体来说会更容易。我看到和我年纪差不多的人开始在画廊工作,开始做自己的空间,在机构里工作。能看到和我同时代的人终于开始在艺术领域工作是非常棒的事。

17.

今天,如果一位艺术家要有成功的职业生涯,你觉得这种思考职业生涯,策略部署的部分和单纯好好做作品这两者的比例是怎样的?

绝对是两个都需要的。你需要是非常好的管理者,也是一个非常好的创造者。两者都是必要的。我的一些大学同学后来没有再继续当艺术家,是因为他们没办法做到生意的这部分。去一个地方呈现你的作品,清晰地向人介绍你的作品并展示自己,是其中非常重要的部分。有些人比较害羞或是没有自信就会真的很煎熬。

所以当人们从大学毕业出来开始做艺术家时真得需要非常自信,你需要能够为自己的艺术和自己撑腰。而那真的很需要力量。

18.

所以真的只有某种性格类型的人才能成功?

有些人从很早的时候就找到了画廊或其他的支持,所以他们不需要自己来做这些事,他们不需要很坚强,只要专注于创作的部分就好了。他们不需要为自己抗争那么多。所以这要看情况而定。你可以是你想要成为的任何类型任何性格的艺术家,但是你需要找到好的组合。如果你不能在别人身上找到这一点,那你就要自己去做这些事。

19.

我很好奇你有没有在某一时刻想过如果你的职业生涯没有起步,一切都太困难了,也许你的作品就是不够好。你经历过那样的时刻吗?有没有怀疑过做艺术家这条道路?

我总是会有没什么好想法或是不想去工作室的时候。但是我找到了一些不陷于沮丧的方法。当我在工作室里没有任何想法的时候,我就出去,去美术馆看展览。我也喜欢去逛材料市场或是工厂,一些能让我找到灵感的地方。

20.

也就是说你找到克服那些时刻的办法。

是的。我在别的地方,在工作室外面找到灵感,从经验和其它事情中找到灵感。但我的很多想法也来自于工作本身。所以即使是我不知道要做什么的时候,我也知道我不应该停下来。工作的过程中也会产生灵感。

21.

你觉得现在自己和你的职业都处于什么样的位置?你最终给自己设定的目标是什么?

我专注于眼下正在做,和接下来想要做的事。光是这些就已经让我非常繁忙了,而我也根本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我现在已经31岁了。我对目前的状况感到很庆幸,而我也总是对下一步充满期待。我总是在找能理解我和我的作品的人。能找到一些真正支持你的作品的人很重要。你不需要很多人,但是要有一些总是可以依赖的朋友。艺术作品之间有很大的差别。但是我觉得我的想法并不是很奇怪到别人没法理解。而且我很肯定每个艺术家都可以找到他的作品所适合的地方。但是为了找到那个地方,首先你要找到对的人。

IMG_1962.jpg

22.

你可以向我介绍一下现在柏林的艺术圈正在发生什么吗?

我觉得柏林艺术圈有意思的地方就在于它是非常多元化的。有一些在柏林上学的艺术家,也有在德国别处完成学业后搬到柏林的艺术家,还有从欧洲其它地方来到柏林的艺术家和从国外来的艺术家。他们都不是一个团体,而是很多不同的团体。

23.

他们互相之间有交集吗?

有,但是并不多。当一个对每个人来说都有意思的展览或画廊开幕发生的时候,他们会混杂到一起。但是我所观察到的是这里有很多不同的团体,而不只是一大群人。

24.

你觉得柏林的艺术有某种特殊的美学吗?

说些一概而论的话总是很奇怪的。不过我可以跟你说一下我刚到柏林时的第一印象。

当时,我发现我在别的地方看到的艺术和我在这里看到的艺术是很不一样的。我常看到一些政治性的作品,那对我来说还挺不寻常的。以前我学习的地方,艺术是非政治的。当我搬来柏林后我也常常思考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区别。

然后我觉得可能是因为柏林是德国的首都,这个城市有着很强的历史感。这种历史感无处不在,城市被分成两个部分,以前的西柏林和以前的东柏林,过去是当下的一部分,有着很强的警觉和存在感。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我对柏林和它的分隔,以及二次世界大战一无所知。我是说,我在学校有学过,但那不是我的真实世界的一部分。在柏林生活让你觉得在历史中穿行。也许那是为什么政治意识在这里这么强烈的原因之一。

25.

为什么你觉得需要在柏林当一名艺术家?

在我来柏林之前,我住在一个比这里小很多的城市。如果我跟那里的人说我是一名艺术家,我总是会得到很奇怪的反应。他们要么十分着迷,要么担心或是困惑。他们会问“哦,你能够靠那个生活吗?……”诸如此类。我非常想要住在一个周围的人都只是把我当成正常人看待的地方,让我不会觉得自己很不一样。在柏林有成千上万名艺术家。在这里你不是个陌生人,而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人类。这是很大的解脱。

26.

你最不喜欢艺术系统里的哪一部分?哪一部分是你觉得可以被改变或是需要被改变的。

有一件事我非常不喜欢的就是,在德国有很多申请你都需要告诉他们如果你拿到了奖助或驻留之后准备做什么。这对于在过程中创作的艺术家来说是很荒谬的。

而且我也不喜欢艺术家通常不能因为做展览而获得酬劳。大多数的时候,我组织运输,并赶到场地布置展览,为开幕和采访而在现场,等等。但是我却不会为此拿到任何钱。我觉得这是这里一个非常非常大的问题。

27.

你是说像艺术家费那样的酬劳吗?因为你付出了工作和时间。

是的。在德国并没有这样的规矩。每个人都觉得你应该免费工作。这真的是一个问题,因为很多艺术家都在忙着做很多展览。其中有一些一年到头都在一个展览接着另一个展览地忙碌着,但是他们却不会为此获得任何报酬。

我觉得这真的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因为这本来可以是一个让很多艺术家有经济收入来源的好办法。他们在很好的地方展出,但是甚至美术馆的展览都不会给任何报酬。

当我在美术馆做第一个展览的时候,有很多人来帮我完成展览的布置。有策展人,电工,摄影师,助理,甚至是一个照料大家的人。每个人都很匆忙地在做着自己的工作来完成布展。我看着这些人心想:“喔,每个人都能拿到酬劳,除了我。”

这是非常错误的,并且需要被改变。

 

2015年8月7日,采访于柏林Neuköll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