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5852.jpg
 
IMG_6178.jpg
 
IMG_6049.jpg
 
IMG_6158.jpg
 
IMG_6004.jpg
 
IMG_5999.jpg
 
IMG_6006.jpg
 
18449313_206559559861871_5652843210368391296_o.jpg
 
IMG_6031.jpg
 
IMG_6010.jpg
 
22254806_684829291711215_1382223498810733017_o.jpg
 
18451809_206559249861902_4426365410469358451_o.jpg
 
IMG_6017.jpg
 
IMG_6029.jpg
 

和上阳台业主so闲谈广州艺术生态


1.     对广州的艺术生态没什么了解的人,大概你会怎么介绍一下这边有些什么样的机构?

其实还挺好介绍的,首先是时代美术馆黄边站。它们是联系地比较紧密的。时代美术馆是一个民营美术馆,但它是一个比较注重研究和档案的美术馆。我觉得算是中国的民营美术馆里面做得比较好的。它们很协助整个广州艺术生态的发展。从大尾象时期,九十年代开始就一直在做这些整理的工作。

黄边站也是一开始,时代美术馆支持这一批人做的非体制艺术教育实践。

然后另外一条线就是陈侗。陈侗的博尔赫斯书店,后来做成了博尔赫斯艺术机构,他跟方璐后来还做了录像局,也支持到很多广州的艺术家,还有一些美院毕业的学生。再后来陈侗由做了本来画廊,在他这条线上也是串联起了很多人。

然后有观察社广州画廊,也是最早美院出来的几个艺术家们做的。那批人我不是很了解,他们会时不时地有展览。观察社也是一个独立空间,做展览比较多。这批人是比较多联系的。然后去年的时候他们成立了一个叫五行会的艺术基金会。比如说平时会举办一些拍卖,或是筹款活动去支持整个网络的发展。这条线是比较不那么主流的。

比较主流的线就是广东美术馆红砖厂。这两个是比较典型的公立美术馆跟创意园的发展路线。红砖厂有时候会有一些比较有意思的展览,但是它们的学术性不是那么强,然后展览的其他方面,运营方面做得不是很好。而且又是在那样一个创意园的地方,就有一点不是那么得到很多人的重视。不过它们之前办的很多展览也挺不错的,也起到一定的公共教育的作用。

那我们这里,上阳台,是跟黄边站一起的。这里的创办人是曾经黄边站的一批研究员,后来也是黄边站的骨干。他们有很多想法,也会积极地跟上海啊,沈阳啊,还有东京和韩国的不同城市的人串联在一起。大家平时会有很多交流。也不完全是独立空间吧,就是一些民间自发组织的小的组织,可能有实体空间,可能没有。然后大家就聚集在一起。

其实上阳台没有开始之前,他们就已经在做一些很有意思的项目了。比如说“高压俱乐部”,他们有一个idea叫“折叠的房间”……

 

2.     你对上海和北京等其他城市的艺术状况有了解吗?你能介绍广州这边艺术生态的特点是什么吗?跟其他地方有什么不一样的。

北京我不是很了解,但我在上海呆过一段时间。上海给我的感觉就是很散。大家各做各的,你不知道别人在做什么。独立空间也很少。

虽然说从美术馆和画廊的方面看,整个的艺术基建做的很不错。主流的公共教育这块也很不错。越来越多的人去美术馆,越来越多的艺术观众。但是对于像上阳台一样这种自发的,远离主流的,体制的东西还比较少。

定海桥它们算是做的比较有意思的,但还是会在那个艺术话语圈子里打转。虽然定海桥它们不会归纳自己属于一个独立空间或是艺术世界内的产物,它们也努力在做一些和社会跟社区的联系。

 

3.     你觉得为什么会造成这样的差别。为什么广州这边自发小团体的组织比较多,而不是那么机构性艺术中心的感觉。

这个问题我还没有想过,不过我觉的应该你可以问一下那些在这边呆的比较久的人。他们可能更有体会吧。

我曾经听过一个观点,就是广州的当代艺术圈子跟美院,就是代表学院这一块是分的很开的。也是因为像徐坦,黄小鹏这几个比较有影响力的艺术家他们也跟美院有很多的矛盾,包括郑国谷等老一批艺术家他们曾经是比较强烈地反对广州这里的学院和主流美术馆建制的方式,所以他们就脱离出来了。

他们自己开始搞很多项目,也带动了一批年轻人。黄小鹏在美院的第五工作室就培养了一批艺术家。其实跟上阳台的美院毕业出来的人也很多联系。他们就很活跃地在做一些有意思的事情。

徐坦老师也是后来在黄边站成为导师,也是很支持年轻人去做各种各样的事情,而不是还回到艺术的这个系统里面去。然后有这样一个明显的立场分离后….

 

4.     所以这些在广州活跃着的做着和艺术相关活动的年轻人主要都是广美的学生吗?

不完全是。

 

5.     他们都是什么背景,从哪儿来的?是广州本地的比较多吗?

嗯,广州本地的比较多。也有广东其他地方的。

 

6.     主要是粤语区的是吗?

对,而且也有好几个据点,我感觉。因为来到这边的人有潮汕的,也有粤西的,比如茂名,阳江那边的一些广东这边的其他城市。追溯起来,他们其实也会受到不同地方的文化氛围的影响。

慢慢到了广州之后,因为没有什么美术馆,也没有什么画廊。所以能做什么事情呢,也就是抱团大家一起做了。其中我观察下来,陈侗的这个线还是比较重要的。感觉是有一种老前辈在这边不断地支持着,然后大家就聚集在一块。

这个是广美早年的毕业生,他们后来做了一个杂志叫《冯火》,是一块钱一本。里面是各种投稿的文章。有艺术家也有不是艺术家的人。有匿名也有署名的,他们会写一些文章啊,画啊一类一些很好玩的东西。冯火在这个圈子里也是,一开始他自己会做一些当代艺术,后来因为做了这个杂志就也和广州的一些艺术家连在了一块。

 

7.这个圈子大概有多少人啊?比较活跃的这些中心人物。

好难讲啊。也不能叫中心吧。就是属于这个网络里面的人,估计也就20多个?然后比如说其中5个人,一开始他们做实践论,然后做44剧场,有了一些尝试之后又去做“榕树头旅行社”,就是他们在黄边站的时候发起的一个项目,到不同的地方和空间去,有点像是去学习采风的感觉,然后取经完之后就考虑要如何推进之前一些共同的想法,觉得还是要有一个这样的实体空间,然后就有了这样一个地方。

但是这个地方和黄边站很不一样的地方是,这里是大家日常相处碰撞的地方。黄边站还是一个比较严肃的,注重研究,注重共同工作的一个地方。这里的话大家平常过来都是一个很开放的地方。有了这个东西之后别的人才会想说我也来加入你们。然后他就加入进来也当业主,做他自己的一些好玩的事情。

比如做这个士多店啊,或者是做酒吧的。其实他们各自也都是有创意行业的背景。做士多店的又一个女孩子她是做戏剧的。做酒吧的也是,她之前在书店有工作经历。这个地方是今年三月份才开的。但他们筹划可能筹划了有半年。然后之前他们的活动,对空间的使用都是大家协商的。比如说我要搞一个活动,那我就预约说这个星期天我要办一个活动。

 

8. 这是一种挺有意思的方式。但是这种模式在上海我觉得是不可行的: 不管是从租金,空间,还是人跟人之间是不是有人一起愿意做这样的事情。你觉得这跟城市空间文化,粤语区的人的交流方式,生活和思考的方式是不是有什么关系。

我觉得这个你可以问冯骏骅他们。因为他们是最早有这样的想法的。他是实践论44剧场他们的发起人之一。然后关于这个空间怎么去定义,或是它的理念是怎么样的,他们之前有很多讨论。最后的落脚点还是想说,想要这个地方变成一个大家日常相处的一个地方。不管是会粤语还是不会粤语的,因为每一次的活动会聚集到很多人,还有包括有一批老外也会经常过来。

其实我也一直是处于观察和半研究性质的角色在这边,还是要保持一定的距离来看吧。即参与,但是又要站到外面看。所以我对这边的这种聚集也挺感兴趣的。因为这边长期会有一批老外,他们在这边学中文,又教书,然后又有一些是做诗歌翻译的,也有在社科院的。背景都很不一样,但他们对这边的贡献也挺大的。他们长期会带一些自己国家来的朋友,来广州玩的,会在这边做一次分享。

反正是一个很流动的状态。没有说固定地:今年我们要做什么事情,明年要做什么事情。

 

9.  上阳台当初是怎么选址在这样一个居民区的环境的?有什么特殊的考虑吗?

我记得好像是因为有一个业主他家刚好住在这附近。然后他们也是找了挺久的,看了好多地方。最后觉得这边可能这里是一个一楼的店铺,比较合适,但又不是在靠近外马路。

 

10.广州这边不会有什么封墙堵洞的要求吗?

感觉好像没有北京上海那么严重吧。上海是有一个人口红线是吧?有一个政策,所以就变相地用封墙堵洞的形式来驱赶底层的人。有很多街区就以这样的借口在进行这样的更新嘛。

 

11. 但是不光是底层,有很多很市中心的地方也被封了。

哦,对,法租界那一带。这边又是另外一个借口。什么恢复30年代的街景。但是这个小区附近没有。但是你可以去显村那边看,就是这边的城中村拆迁的。这种情况还是有的,尤其是在很市中心的地方。

 

12.我对广州的印象是这里还满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感觉的。

是啊。这个社区是比较老的。我们现在在海珠区嘛。这边叫昌岗,旁边有一块叫宝岗大道。这一区是属于当时的工业区。附近还有石油化工集团和他们的老宿舍。所以这边等于是以前的单位房,公司分的房子,所以住的都是当时的工人。

我觉得广州的城市有不同的肌理。如果你住的是老城区的话,他那边有那种民国时期的,中西结合的洋房。那边是属于当时富裕的一带,叫西关。西关少爷,西关小姐那种。然后比较穷的地方,这边叫河南嘛,俗称珠江河以南。河南当时就比较多农田。这边去中大的路上就有好几个村,以前都是那种水上渔民,后来到了岸上之后变成的村。其他地方就是慢慢有变成城中村的结构,比较拥挤比较密集的状态。

 

13. 你觉得广州这边的跟艺术相关的这群人,他们怎么看北京和上海的艺术状况?你们在一起的时候平常会聊到那些地方吗?这里的人是用怎么样的一个心态和情绪去看那边在发生的事?

这个还真的很少交流到。冯火他们最近在北京也会有展览嘛。也没有听他们怎么说那边的艺术生态是怎么样的。

但据我自己的了解,我是对北京比较好奇。因为北京的整个环境很活跃,然后又有很多的非盈利空间和独立空间。然后又有很多老外,很多资金注入。反正感觉就是很有趣的一个环境。

但是同时又知道说有很多艺术家的生存空间都在被大量地挤压,被赶走。然后也有一些体制内诞生的一些新的美术馆,好像也会在做一些算是比较主流,但是也会策划一些比较有意思的展览。反正就很难评价它是好还是不好了。

 

14.这边的人关心上海这两年建了很多美术馆,开了很多艺博会......这边的人关心这些事儿吗?他们会想要去上海发展吗?还是不在乎?

其实他们有一个网络的。有联系到一些北京上海的策展人,和艺术行业的工作者。其实有这样一个网络在分享不同地方的信息的。但这种交流都是朋友间的,没有说要实际地做一些什么。

 

15.广州这边的艺术家平时靠做什么生活呢?这里也没有太多画廊。

就接活吧,各自有各自的活接。比如一些已经做过展览的艺术家他们可能会继续创作,然后偶尔继续去参加展览。但他们平时可能也会接一些画行画的活,或者拍一些广告和片子,有机会也做一些设计之类的。还有一些正在读书,读研究生或读博。

 

16.  上阳台这里如果再要有人加入的话是怎么样筛选,怎么决定让不让他加入?         

想要来的人会需要写一个申请书,会有几个问题给到他。他写了申请表之后就会放到我们的业主讨论群里,大家看完之后就投票要不要这个人参加。

 

17.  很民主啊。

是啊。会比较注重参与是民主的。

 

18.  所以加入上阳台的业主,只要他们成为了业主就可以随便做什么还是也要再大家一起投票决定?

他申请书上会写他要干什么。上面会写他要干什么以及跟社区的联结是什么,会有几个问题。

之后的话就是每个月我们会有一次业主大会。这个大会上你就可以说,“哎,这个月我要买一个什么东西放在上阳台。” 然后大家协调一下用这个空间的一些问题和琐碎的事情。

 

19.  我发现,这边虽然都是小组织,自发的组织。但是背后好像都是其实还满政治性的一种方式在工作,会有一个态度和立场在哪里。倒不是说那种大的政治,而是比如你们讨论的方式,组织的方式,以及你们为什么要做这些事的原因等都是非常明确的。

是,刚刚我给你看了“实践论”他们的工作组织的一个理念嘛。也是强调去中心化,去权力中心,去权力惯性,也是在想要去权力等级关系,是比较民主的。

 

20.  为什么在这里会产生和要求这些东西?

这应该我觉得跟地域关系可能不是很大。是和他们一直以来受影响的思想资源有关吧。因为他们就一直会读一些比较左的东西。然后也会和一些东南亚的,韩国日本地区还有香港的民间的,比较政治的一些小团体,小空间也会有一些联系。也会读到说韩国日本一些相关的思想的一些。也会去翻译他们的东西。

当然其实也不是所有的业主都是这样,只是有一两个业主他会比较注重于像你说的这种比较政治的主张。而其他人可能就是觉得,我有这样一个地方,可以做一些好玩的事情,就可以了。我们没有强调一个共同的理想。

但是做这样的一个空间肯定是有一定的政治意义在的,只不过外表你看上去就是一个士多跟酒吧。也是一种策略吧。因为在日本那边,松本哉他们也是。他们是一个二手电器店叫做“素人之乱”。你看上去也就是一个店面的样子。但其实聚集到的一批是有很强的反对当下日本经济状况的诉求的,还有香港啊,做社运的这些人,也会有很多联系。

 

21.  广州虽然表面上看上去是很烟火气的,很市井的,煲煲汤,养养身这种,但是怎么又会有这种很不一样的另一面。

我觉得在这里大家平时的生活状态,相聚形式也挺广东的。就是吃吃喝喝嘛,这样大家的关系会更加紧密。

 

22.  所以你们讨论要做什么活动的时候是吃喝的时候随便聊出来的吗?还是说,“哎,我们今天要想一个什么东西,所以聚到一个地方?”

这是一个很有趣的问题,其实我们也想专门地来讨论一下“吃吃喝喝到底是不是一种生产力。” 然后有的人觉得是,有的人可能还保持怀疑的态度。这个还没有继续往下想。平时一般是因为有一个活儿或是有一个什么事了,所以大家联系说可以聚一下这样子。不会说有具体的分工。只会说有兴趣的话你就加进来,看想要做什么。

 

23.  这批人的平均年龄是多大?

最小的是96年的,最大的可能都有三十几了吧。如果算上徐坦老师,就是黄边站的骨干的话,他已经有四十岁了。

 

24.  这是一个流动的组织吗?会不会因为各自生活的变化而有人员变动?

因为现在还没有多久嘛,三月份到现在。所以说还是在变化过程中,很难预测。

 

25.周围的邻居怎么看这个空间?他们会和这里发生怎样的互动?会不会有居委会大妈过来?

有啊,你看到那种戴红袖章的阿姨就是巡逻的阿姨。我们隔壁是一个做外卖的小店,所以门口经常停了很多送快递的小哥。

我们也要看人来决定怎么介绍。如果感觉他的接受度和心态不是比较开放的,那我们就会介绍说这就是一个士多店加酒吧。如果他稍微想要进一步了解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那就跟他多介绍一层,说我们这里是一个青年自治空间什么的。还有一种解释就是说,其实就是广美的学生一起创业的一个地方。也要看不同的人,才有不同的介绍。

 

26.  这个地方跟艺术的关系挺有意思的,它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艺术空间;跟一般独立艺术空间和艺术系统的关系,与自身诉求也很不一样。

就是刚刚说的这一圈人嘛。就是从黄边站和广美的这些人,他们是跟艺术有很多关系的。但他们在这边又是以业主的身份在这边举行活动。在这里也是进行艺术生产的,但不是常规的那种。我觉得还是挺难定义的。

因为像有的业主他可能….比如说有一个业主他是做电影放映的。他对中国独立电影这块会比较多了解。也写很多展评,会做一些策展的活动。所以他在这边做放映比较像是给机会给一些没有地方可以放映的影片在这里放映。

我感觉这里并没有那么强调在整个艺术系统的话语生产的模式里。还是更强调说你想做什么,然后有这样一个机会提供给你,又是比较廉价的租金就可以成为一个业主,大家协商地使用一个空间。也不会特别申张说我们是一个独立的空间,我们要做一些跟体制不一样的东西。

 

27.  因为你如果要那样申张的话,其实还是要让体制看到然后把你拉进去。

对,(这里)就不会把这个变成是一种口号的东西。

 

被访者:so, 上阳台业主之一,非盈利平台 “跳水台”创始人之一

 2017年10月24日采访于广州晓园新村上阳台

-------------------- 

关于上阳台

上阳台公众号:上阳台SJT

“上阳台”是平台性,公治的实践空间,是给往来朋友的日常聚脚的轻松场所,也为推动更亲求的相互激发与协同工作。联合是上阳台的关键词。他们希望来自艺术家,写作者,策划人,综合性行动者等不同领域的才能能在其中共振。

入驻上阳台的业主有:

月光放映计划,唔同广告,小清纹身,黄边站,折叠的房间,五易拳社,37Club, 闷士多,材料组,双月服饰等

-------------------- 

关于跳水台

跳水台是一个没有艺术背景的人开始创作艺术的非盈利平台:她们邀请任何感兴趣的人来参与我们的活动。她们在不同的地方(城中村、大学城、居民区等)举办免费、互助、开放的艺术讨论和创作活动。活动中产生了表演、调查、装置、舞蹈、参与式艺术等不同类型的创作。www.youcanmake.art